初行宝岛

走遍中华大地,台湾是给我感触最丰富和深刻的地方。 咨询去过的人,大体说破旧无聊,没啥好玩的,没啥好看的。确实你跟团的话,到任何地方,其实景点都相差不大。你不深入到他们的生活,他们的意识或者思想,你还是很难体会和了解不同地域的不同想法。古人云:时位之移人也。也就是假如多走动,深入了解,你可能就很容易体谅对方,或者认同对方,至少不要深度干扰或者侵入对方的意识和生活范围。

踏上宝岛后的头几天,还有时间记录文字和编辑照片,但是从台东的民宿温泉开始,接收的信息量太多,无暇了。但是最大的原因在于一些敏感的话题,很难动笔。

此次宝岛行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现场感受学运。在我回到台北前,鸣金收兵了。
第二个遗憾是,上了绿岛,但是没去海水温泉。

最大的收获是在台东温泉民宿,结识了一帮可爱的准老头,他们从深绿到浅绿,到深蓝,甚至有红色的。一帮从小玩大的老顽童。尤其是台湾吉普鼻祖老周,三番接送我们,而且请吃请喝,深尽地主之意。

其次是老友老蔡,行前仔细规划;在汽配展期间屡次招待,参与其海外客户的饭局。使得我可以接触来自于中亚,日本,缅甸,和马来西亚的朋友。

大家在一起,这十天是宽松,放松,轻松的旅程。没有在大陆的紧张,戒备,惶恐。
但是,台湾民众在内心有针对大陆巨大的惶恐和不安。其实全球针对大陆都有相似的惶恐和戒备。而距离太近而且同根的台湾具有更大和深刻的担心。

最近我们一个专业微群,有朋友发送了抵制日货的倡议。我告诉他,这也不是简单的狭隘民族主义,其实是世界观认识的不足。当你走入对方的生活,认识对方的思想,抬头不见低头见,很自然,很多隔阂会消解,很多误解会消失。 当你封闭在从小的书本和漫天夸张的抗日影视,你很自然也会有逼疚的极端认识。 我曾经同日本小松公司在华回聘的总经理短暂交流过。他被公司外派海外25年,曾经是小松美国总经理,英国总经理,印尼总经理,在中国是退休后回聘了。他告诉我,从他的角度看日本本土的很多思潮和行为很是不对。这个话你也应该如此理解,当我们走出国门,同更多的朋友多交流,你可能会回笑那个井底的你。

以下是头几日的记录,让大家可以大致知晓台湾的民生。旅行后,我对这些随笔做了很大的修改,尤其是对很多问题的认识。所以行万里路,结四海兄,是人生的课堂。(我初次游历美国的杂笔是一气呵成的。但是此番宝岛行,却是修改了屡次。)

盒饭
火车上的盒饭,相当于12元人民币。在大陆的火车上也至少这个价格。味道可能比不上台湾的。在花莲了解到,这里是全台湾第二工资低的地方,平均工资可能只有三,四千人民币。这样就是上海的基本水平了。 而大陆京上广的白领到台湾旅游,对物价的理解可能相当于早几年回到他们老家的水平。再这样演化下去,就是大陆的工作压力或者生存压力会逐步高于台湾。可能现在已经是这样了。
美女
登陆老半天,不见一个美女。晚上在礁溪泡脚的公园边卖茶叶蛋的美女,让我买了两个,条件是让我拍照。 反差太大了,微信朋友圈一散布。上海老友说是资源配置还没优化;台湾朋友说,美女都去台北了。但是大陆的美女也不是都集中在京上广啊。但是最后几天回到台北,真的见识美女都在台北。
 
温泉泡脚

礁溪的夜,流过脚丫温暖的温泉。(其实是滚烫的)
一个平板, 些许当地的零食,一整晚臭脚丫泡温泉里,还免费,走到大街,尽是美食,这不是天堂,亦是桃花源了。旁边还有卖茶叶蛋的美女,哎,以后再来吧。
豆腐冰激凌。


这么个小地方,排队这么长。
这么个小岛,整出这么多精美的零食。但是感觉他们也仅仅是简单地把各种做法排列组合。


马化腾是否注册过?这小子的头花了200台币,这两个猫都是名贵品种近亲繁殖淘汰下来的。
就好比金正恩的大哥,在野的民进党,亦或政治斗争的失败者。能够被人领养在包包店,是猫世界比较常有的。但是在我们的世界,可能只有闯美领馆这样的壮举了。可惜人家也没领养啊。 可能品种不是很好的缘故,或者手续比较复杂。
好好地保养你的爱车,PNSEEK给你提供整套的优化方案:


狗能打盹的地方,一般是竞争压力比较小的,至少在狗眼里是这样的。


 
宗教无处不在。从她们的眼神可以看出对神的虔诚。但是宗教只是形式,你的内心是否虔诚,是你综合素质的体现。追求形式只是最低层次的信仰,我其实更喜欢用信念这个词。

这些初中生马上考高中了,但是还每个周来两天做义工。究其所以然,在于他们可以有学分的积累。看来要让任何一个人变为好人,需要后天的体系。 就像要狗表演,要时常给予奖励。大陆提倡没有回报的学雷锋,那是对人的教导,但是假如使用训狗的方法,可能也更简单。
好像有国家搞过,你每做一件好事,记录下,存在你的好事档案里。今后你可以提取兑换。 现在移动互联如此厉害,这个应该是可以搞搞。

外海看海豚。 你看到了吗?我是看到了。 是飞旋海豚。
台湾东部的外海,是太平洋海沟,洋流到此由于海水落差极具增大,是海洋生物资源极为丰富的海域。当然也招来聪明的海豚。夏季还有大幸的鲸鱼。人类社会可能也是如此,乱世出英豪,民国初年除了很多文人志士,近现代就难以产出了。

这就是花莲图书馆,而且节假日不开放。在大陆,就是初一也开放啊。这个和大陆任何一个乡镇图书馆差不多吧?
 
七星潭的太平洋浪花。


 
台东的礁石
台湾就像一个破落点的日本岛,被治理过50年。移风易俗,潜移默化。 火车报站名,第二个就是日语。试想,大陆被日本人部分整了八年。假如也是被整理50年哪?假如宛如元清,统治你500年哪?那么501年后的统治者一定会说大和民族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,天皇是中国人。


 
60元台币,14元RMB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早餐有三种鱼,包括银鳕鱼。仅仅50RMB。
相当我家闵行的价格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海可能要150元,也吃不到。
不是上海南京路的价格。
花莲靠石材加工,以前台湾还有金矿,玉石等矿产,现在都没有了。只能变着法子搞出各种各样的零食小吃来吸引你的嘴巴了。


 
环骑绿岛
台东温泉名宿
台东温泉客满了,最好的老爷温泉宾馆要2600多台币。我们经绿岛丝达尔老板介绍来到了这叫称为“月娘坡”的温泉民宿。接下来的22个小时,是此次宝岛行最辉煌的一章。
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个年过50的李先生,我称他为小李,因为同住的还有一个他哥哥。
乍一看,倒吸一口冷气,除了小李,各种姿势还坐了另外三个老头,事后知道都年近60了。圆脸秃头肤黑的老尤,长脸大哥像的周哥,矮个带帽的老黄。
小李的三弟,其实就是我们在网上查到的绿岛杰克民宿的老板。之所以我们会找到小李这月娘坡温泉民俗,粗看是缘分,其实,人以群分,物以类聚。
我们抵达台东的码头,中午时分要买去绿岛的船票。售票大厅的四个女人,都拉长了脸,好像我欠她们钱似的:“午休时间不售票。”出得门来,旁边就是个售船票的破亭。端坐着面善的女士。凭直觉,我估计有戏,因为我真正的目的是想把箱子行李留下,去附近的野柳景区。显然,坐的是同一条船,里面的公家单位,她是提成的。一门之隔,服务决然不同。可见,机制(体制)可以改变许多游戏规则。当然,熟聊之下,我们的行李也留在了她这里。而且,我们确认了她推荐的绿岛旅馆。而就是这个旅馆的老板,在第二天,通过杰克民宿的李家三弟,向我们推荐了他二哥的温泉民宿。整个一圈,你没有一定的做人基础,都会掉链子。使得我最终找到这四五个可爱的台湾老头。
首先,他们是从小玩到大的生死兄弟。尤其是老尤,是台湾第一代赛车手。而他儿子(尤翔豪)又是当今在大陆同韩寒齐名的赛车手。
小李好像是台东的知名大哥,现在鸣金收兵。目前的辉煌是,台东第一帅哥,女朋友有近两打。好像最近有点想通,正在积极相亲。 我建议他去大陆上《非诚勿扰》。
老黄,乃台湾玩家。从车到大自然。成龙拍片,就是用的他的车队。 目前开始了起家“吃饭工厂”。每天大陆客就招待3000多。全部必须15分钟内吃完
滚蛋。
老周,是台湾吉普玩家的鼻祖。
老李,两个儿子都从医,小儿子这几天忙碌于学运第一线,
抢救受伤的警察和学生。大儿子可能报名参加非洲的援助医疗。

里面是李家私酿

老李为我们准备的早餐。有日本腔调吧?

茶几,是逼真的台湾岛,
甚至有江河的印记。

老李驯养的台湾虎狗。这条是领头的

整个台东森林公园就我们俩。

他们目前最大的相同点是,全部离婚。
尤其是老黄,把家舍安排好,自己好轻装游四海。好男儿志在四方。就如真正的野狗是消失于荒野的,在狗窝里陪着母狗老去的,应该都不是真正的野狗,至少内心。这帮年少时就是极客的玩家,内心的玩性到了年老由于经济富裕和家属的稳定,可能更有蠢蠢欲动的狂野悸动。
到底哪种狗是好狗,传统的,和真实个体的情况是极为不同的。至少这几个老头,每人都可以拍几部电影的。
同样是时位移人,男人在不同的年龄段,对世界,对婚姻,对女人,对生活,对追求应该是不同的。 而女人有是如何看待男人的哪?或者不同年龄段的男人? 很大程度在于起点,也就是当初你想嫁的是野狗还是家狗。
当你选择了野狗,或者野狗心的,那么如何配合和掌控就是比较高难度的活了。而这帮玩车的老汉,他们的心永远年轻和狂野。赛道车声和森林险滩是他们永远的追求。年纪大了,他们可能会换一种玩法。
我也和他们谈到,年过半百,还能有一帮出道兄弟一起时常聚在一起,互相自嘲和取笑。都没了老婆,都可以又象小时候或者年轻时那样,混在一起。

这就是台湾海峡了,隔开了双方的理解和交流。

老周驾车带我们从台东到高雄。
路途还享受了美味的客家猪手。
同法兰克福的猪手别有风味。

落幕的九份,昔日号称小上海。
台湾也曾号称四小龙之一。但是会否也愈加落幕?

九份沉思的思想者。

九份的清晨